pia

立志收藏所有的开宝同人写手。
那个,虽然很对不起,但是对于脱坑删文的太太们,我会取消关注的。找不到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感谢您曾温暖这一方角落,祝未来的每一天越来越好。
婉拒玻璃心。

关于《真假伽罗》一文涉嫌抄袭喻黄圈《黄少天的奇妙冒险》

我想说的话都在调色盘16P,对调色盘有任何疑问请找我。在做调色盘之前我没有看过这两篇文,未入全职,因此我认为我的视角相对中立。
昨晚做到零点头脑很混乱,说的话不好听也不完善。我犯过一次严重的错误,对一位同人作者造成过严重伤害,自那以后一直问心有愧,对抄袭等字眼极其敏感。
我也不喜欢混乱,最近的一次调色盘是私下为一位赛圈作者做的,我告诉她相似度不足20%,无法判定抄袭,打消了她挂人的念头。
废话了一堆,还是希望大家能理智对待此事,也希望有不同意见的人大胆提出意见,希望再也不犯曾经的错误。
谢谢。

清悠Co:

↓望抄袭迅速去世,别祸害圈子。气的我露总都没来得及看第十一部。顺便帮你圈 @pia


有种作死叫露子:






  • 占tag致歉。




  • 多图预警







那么首先上调色盘。感谢  pia   妹子的调色盘支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艾特不了.....





















目前《黄少天的奇妙冒险》尚在lof,《真假伽罗》已被  甜点点 姑娘删掉。




我不盖章是否抄袭,请大家自行比对。








那么客观事实结束,接下来是我个人观点








我认为抄袭成立。








那么还是详细说说整件事的经过吧。




昨天下午翻伽小tag发现不少粮,超开心。看到《真假伽罗》前几段,觉得文笔不错于是点了个小蓝手。




然后我继续看,越看越觉得蜜汁眼熟。以至于看到“蛋糕店店主”出现的时候,我瞬间想到——啊,这才是真伽罗。然后一看结尾,果然是。




嗯?等等?我可以未卜先知?我啥时候这么牛逼?




当然不是。




看到意料之中的结尾,我瞬间想起了很早之前看过的一篇喻黄文。题目不记得了,但是内容是记得的。




于是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劲,这特么,不会是跨圈抄袭吧?




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相当自信的。我可以肯定自己在喻黄圈看过一篇和这个情节几乎一模一样的文。




于是我私信了《真假伽罗》的作者 甜点点 姑娘,向她询问是否有接触过喻黄同人,并在她答复之前,我翻遍了自己的喜欢和关注的喻黄圈太太的主页,未果。我又尝试去翻喻黄tag下的热门榜单,幸好这篇文热度高达4000+,没几分钟就找到了,不然我可能要翻个通宵。




将《黄少天的奇妙冒险》再看了几遍之后,我更怀疑《真假伽罗》是抄袭之作。于是我告知甜点点姑娘,有了如下一幕。





然后我就玩儿去了,顺便跟清悠说了这事儿。跟清悠唠着唠着,这姑娘回复了我。






嗯等等?我又没给姑娘你链接,你照着那名字去搜,然后看完一篇几千字的短篇,再打完字回复我,一共耗时一分钟?很厉害啊。




然后在一分钟内找到文并看完并打完字回复我的甜点点姑娘开始了如下解释(PS:私信是我跟清悠唠嗑的时候顺手截的,可能中间有没截到的)










在姑娘解释的时候,我跟清悠商量了一下,选择在一个伽小的群里求助,于是pia妹子非常好心地提出帮我做调色盘。




于是我把两篇文的链接发给了pia妹子,然后......





哇,页面不存在耶。




前脚跟我说好,后脚就删文,您很棒棒哦?




原来“好的,我知道了”的意思是“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删文”?




真是好机智喔,鼓个掌,啪啪啪。不过不好意思,在下有个坏习惯,点开的网页会堆着不关,所以即使删文,我这儿页面还在喔。




于是pia妹子仍然拿到了《真假伽罗》一文,经过一夜的辛苦后做成了上述调色盘。不过这是后话。




将pia妹子需要的东西给她之后我点开了私信界面,想看看甜点点姑娘还说什么了不,然后——




哇,私信也没有了呢。




好吧,你删吧删吧无所谓,反正我都有截屏喔【X】




.........不过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一点,甜点点姑娘删的不是私信,是号。




喂喂等等,姑娘你还没自证清白呢,跑路是怎么回事啊???真的不是做贼心虚嘛?




于是现在非常尴尬的是,我要挂抄袭,然而被挂的一方已经删文删号,搞得我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在做无用功。




——但是pia妹子仍然没有停止调色盘工作,我也仍然没有放弃挂甜点点姑娘。




因为抄袭,不是你抄完被发现之后招呼都不打就删文删号,就可以被放过的。




至少我也要让那些给《真假伽罗》一文点红心点蓝手写评论的妹子们知道,这玩意儿是从别处剽窃来的。




鉴于被抄袭的《黄少天的奇妙冒险》一文是太太多年前写就的,并且抄袭者已经寻无踪迹,我没有私信这位太太去扰她清静。




至于已经删号的甜点点姑娘,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换个马甲继续待在伽小圈,也不知道你是否会看到我这篇字。我想跟你说的呢,pia妹子调色盘的最后一p中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其实吧说了这么多,除了调色盘之外也就是我自己的一家之言。你有没有抄袭也只有你自己心里才清楚。那么如pia妹子所言,你若坚持自己没抄,大可以找我理论;你若真是抄袭,请离伽小圈——不,是整个创作圈,远一点。








我们不冤枉任何一个原创者,但也不轻饶任何一个抄抄。








以上。




感谢阅读。


给你我的小心心

就是,想写个超短读后感夸夸 @书中少年 

如果打扰了很抱歉……

躺平自己_(:зゝ∠)_。


《三年起步》,一开始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有点小惊悚,以致于隔了一段时间才鼓起勇气读它。

太太你为何如此高产在十二天的时间里更新了将近两万字

这是我私心最喜欢的一篇原著向伽小文了。一直很想见到有人写这么一篇伽小爱情向的文,伽罗像一个久经风雨的成年人而小心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两人的感情水到渠成、不显突兀。

真的特别喜欢太太的伽罗(你能不能换个词),他有作为上将的心机,也并不是完全因为小心超人的个人魅力而留下,而是出于种种考虑,将所有心思深藏,吐出一口气,振作精神,说出那句“愿听差遣。”

也很喜欢他们平日相处的点滴,两人初时的磨合,伽罗的尴尬,小心超人怕生的特点,每一个场景都仿佛浮现眼前。当时看到这里感动哭了(不要说人家泪点低啦),第一次觉得,有人能真正地复原他们两人接触的每一个细节,能真正地让我感到“他们就是伽小”。

宅博士的心理我也很喜欢(换个词吧求你了),作为一个爸爸,让他收留一个年纪不亚于他的人,其实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像收留五超人那样收留伽罗?伽三岁还有这个可能。成年人嘛,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像野兽那般划分私人领地,小心翼翼地隔离出属于自己的空间。宅博士因为小心超人的恳求与伽罗自身能力的考量,最终留下了他。这里的博士不再是一个简单的NPC,成为了一个立体的人物。

关于其他四个超人的描写我还是很喜欢(摔,你除了喜欢还有别的词么),虽然着墨不多,每一个超人都写活了。

说到这里突然想夸夸太太的剧情架构,开头的伽卡会面写得诙谐幽默,使用插叙的手法,将两人的纠葛慢慢道来,在伽罗刚刚明白自己对小心超人的感情时,让他炸成烟花,再回到开头,借阿卡斯之口点醒伽罗,在两人彼此坦白心意的高潮中一把收尾(我假装看不见那辆车)。

全文虽是上帝视角,主要描写的还是伽罗的心理,看他纠结来纠结去我觉得很爽的,一个成年人首先对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生出了异样的心思,难怪标题是三年起步,从另一方面来说伽罗也是很克制的?他知道不能对未成年人下手,本身也很唾弃自己的思想,说不定脑内还经常循环个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语无伦次.jpg

我想我等了太久,终于等到你。



最后来个大胆猜测:太太,这是小号咩?

开心宝贝全员向同人本《Rainbow》一宣

卡尔宾:

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开心宝贝全员向同人本《Rainbow》一宣辣!


ummm这次大家都做的很认真哒 从今年开头就开始准备了pap


所以小哥哥小姐姐来看看呗!手滑转发也有小礼品送哦!


抽两人送小零钱包一个!


文手-青石.户枢.宇宙.柠檬.杏荃.抹茶.洛酱.沐(编外)
画手-彩虹.沫子.大木偶.落.栏子.昴君.东言.未苓.甜橙.阿枚.半圆.达纳.花笛.士梨架


特别感谢.纸亦(图审).彩虹(图审).青石(文审).柠檬(文审)






很绝望,大家的昵称变来变去,ID我还记不住,有些还有那么多不同的禁忌啊雷区啊个性啥的
我要伽罗亲亲抱抱才能起来

为什么人类要互相伤害呢

文笔不好可以练,ooc可以揣摩,观点不合可以坐下谈。
只是一昧地去吐槽去责骂,于事情无任何助益,反倒会增长戾气,同时伤害他人。

文人相轻。如果可以,我希望大家能更理智一些。

【伽小】伪·人物分析

向组织保证一个字都没删改

安茶笺: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什么玩意儿……昨晚上和关系聊天突然聊出来的产物吧x
  开宝虽然算作子供番,但是圈子里的姑娘们普遍年龄偏小,以致于有些姑娘产粮的时候效果确实……嗯……不尽人意?反正我就只是个半吊子文手我和关系昨晚上也就聊了聊关于同人文里伽小性格的方面。
  『完全个人意见拒绝撕逼。』
  ↑高亮。


  这玩意儿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毕竟我是从开宝刚刚播出的时候就开始看,说句不怎么好听的话,从最开始开宝可以完完全全算作一部动画片。每个人物虽然立体但他们的性格都没有文手们描述的那么复杂。
  所以同人衍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最起码建立在原著的基础上再发展。
  阿小的特点最明显的就是一个,外冷内热。
  包括原著里应当也说过,阿小这个孩子,只能算作不善言辞而不是高贵冷艳。从分身的性格是可以看出的,虽然阿小平日里面上一派镇定冷静,但心里其实跟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人家熊在表面上,他熊在心里(划)
  这里是可以总结出的两点,『不善言辞』,以及『内敛』。
  『内敛』并不是指『内向』,内向更适合描述小时候的阿小,后面几部——尤其是伽爷死了之后,私心觉得阿小长大了性格更倾向于内敛沉稳。
  就像开心所说的,他不会把情绪都表现在脸上,即使他的内心有着不输于任何人的悲伤。
  这是在伽爷死去之后他自己的成长。不想沉溺于过去又不想彻底忘掉,随着时间伤口结了痂就埋在心底,自己又时不时要去戳一下,害怕疼痛又需要疼痛,所以他倔强得坚强又脆弱——独独属于守护者的坚强与孩子的脆弱。
  为什么不能任由伤口自己好。
  所有的伤口即使愈合都会留有一道印记,证明自己曾经撕心裂肺地疼痛过,但是再回忆起来的时候内心可以说是已经毫无波动,因为已经完完全全地过去了。淡化的疼痛也是淡化的感情,阿小不可能是一个放由自己任性得沉溺悲伤让家人担心的孩子,但是他又不能或者说是不愿意,放下自己对战友如此深厚的情意。
  这就是一个很矛盾的地方。
  关于阿小脸红与否的问题,麻烦那些伽爷时不时撩一把阿小阿小一傲娇脸一红的姑娘们都收着点儿。私心觉得阿小小时候确实是一个很容易脸红的孩子,但是在经历了伽爷的死亡之后,我并不太相信这个孩子内心依旧宛若当初一般面上端得冷淡心底还干干净净得像是一张白纸 。
  那是这个虽然冷淡但单纯的孩子第一次真正经历死亡,以前那么多事情包括伽爷差点被销毁都扛过来了,只有这次看着自己最亲近的战友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家乡一步步踏入死亡自己还无力阻止。
  所以他在疼痛中成长。
  也就是我私心而言区分『幼时的内向』与『成长后的内敛』的分界线。
  就算架空没有这些事,在伽小的cp里我也不相信伽爷有恋童癖能丧心病狂地对这么丁点儿大的孩子下手?这就涉及到一个年龄设定的问题。如果双方没什么年龄差『都正是青春年少又是懵懵懂懂的纯情初恋』那阿小脸红是很正常的事,但是,那种情况伽爷和阿小怕也差的不多,自己面不改色还能撩得对象脸红心跳伽爷怕还真是天生撩妹技能满点。
  我几乎不怎么写原著向但就我本身而言架空设定里伽爷和阿小是会有年龄差的,包括原著里年龄差怕更是明显。伽爷敢撩阿小,就有个前提是他们在一起或是心知肚明的情况,还是之前那句话,阿小这种时候不管是经没经历过伽爷的死亡,他已经从一个『孩子』成长为了『少年』。
  我并不觉得小时候就比同龄人更冷静的一个孩子长大后还是个容易脸红——还是对着自己十分了解的人脸红的少年。
  关于伽爷的问题,姑娘们求求你们,伽爷真心不是『忠犬攻』,他就只是一个『沉稳冷静又恪守信仰』的男人。他的确很有可能是一个宠爱对象的好男人,但他绝对不会死皮赖脸地蹭过去要亲亲抱抱?一夜七次什么的我们就算了吧差不多姑娘们都未成年干什么非要玩儿这些几乎不可能嗑了药一样面临肾虚的危险的东西……。
  其实讲真伽爷最初的设定就只是一个为了衬托阿小的配角,所以最初官方对这个人物的设定也不是太确定,以至于同人会衍生很多不同的性格。但是不论如何,他的沉稳,他的信仰是不可能被抛弃的东西。
  最起码私心而言,
  『伽爷不会为了阿小抛弃家乡』
  『阿小不会因为跟着伽爷一起死亡』
  这是我个人最无法被说服的两点。
  如果家乡和阿小非要伽爷选择一个,伽爷所放弃的绝对不是家乡,不管是曾经的阿德里还是如今的星星球。包括阿小也是一样。伽爷是一个合格的军人,阿德里的骑士上将宇宙战神,而阿小也是星星球的守护者,在他们的心里,『守护』永远排在第一位,而守护的对象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家园。他们于彼此而言可能会是『最重要的』,但不会是『第一顺位考虑的』。
  他们有自己必须肩负起的责任与荣誉。
  所以他们,可以『同生』,不能『共死』。
  说句难听的,伽爷曾经牺牲了自己保全了星星球也保全了阿小,如果阿小因为过于悲伤神他妈非要履行『同生共死』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承诺的玩意儿,那伽爷那么悲壮地牺牲的意义是什么。
  简而言之就是,
  老子用自己的命换了你的命你他妈还又不要你的命了???
  哦,可悲。
  只有一个人被逼到生死绝境的时候,才会发现你只希望他活下去。阿小在伽爷死前是为伽爷流过两次泪的,第一次是伽爷被固定在魔方形态时第二次就是伽爷战亡时。前者是有眼泪滑落后者是撕心裂肺的哭喊。除了官方为了营造气氛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原因。
  第一次阿小尽力去拯救了,他尽力了,只是最后无能为力。可是第二次不同,他想救,却付出不了行动。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友为了自己的家乡为了自己一步步被死亡吞噬,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如此悲壮的死亡被所有人追念祭奠,也没人会觉得不值得——因为伽罗用自己一个人保护了整个星球。但是阿小不同,他想要留下伽爷,却又不能为了大局阻止伽爷的牺牲,刚好,中了毒被麻痹的他连阻止的行动都付出不了。于是最后只能捧着伽爷的墨镜哭喊得绝望无助。
  因为他们是守护者。
  这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枷锁。
  每个人都知道『个人利益』应该排到『国家利益』之后,但是他们必须更加直观地去面对这些,抛弃自己想要守护的,为了守护应该守护的。 他们同样在乎着家人和家乡,但最后也不得不为了家乡舍弃家人。
  他们没有任性的权利。
  而伽爷更是如此。
  比起守护者们他更是一个军人,他失去过家园辗转过宇宙面对过权术反抗过阴谋。所以对伽爷而言,那些优秀的守护者们包括阿小在内,只能称之为一个『孩子』。这个男人经历过很多保护过很多也失去过很多,他不被允许脆弱犹豫,因为他太过于强大,强大到不被人理解认为保护一切哪怕牺牲都是理所当然——包括他自己。不要总是以为阿小一副少言寡语的模样经历过所谓的童年阴影,伽爷所承受的比起他而言更是只多不少。只是这个男人实际上比阿小更能承担更能忍耐,云淡风轻地抹平伤口没人看得出来他自己也觉得无所谓。
  伽爷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这样两个人的相处,不论是以什么身份什么感情,注定不会轰轰烈烈甜到发腻,即使是宿敌。他们的甜在于平日里一举一动的默契与无法斩断的羁绊,而不是甜蜜的情话浪漫的约会。
  或许说,他们普普通通的日常就是一种浪漫,融入进了生活里无法察觉,但仔细看来每一刻都是温柔的情绪。
        


          没了ヽ(○´∀)乂(*´∀`*)

对于【双粉】想说的话

人品决定高度

今天清晗跳楼了吗: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实话实说。


SHORELINE☆Leopard:



是这样的。




咸鱼默:







是真的失望。我也表个态








◣w◢不想烤仕:















表态
















四四四四四总:































等同于信仰崩塌非常认同 曾经我还拿她做过榜样来着  自从知道了之前的黑幕之后我现在只想回去狠狠扇当初的自己一巴掌
































Flower.egg:































































本来我是什么都不想说的,lof上面还一片净土吧,但是看到有些人非要装眼瞎我也不介意再多跟你们bb两句。
这件事很多人也知道了所以我不想再科普,也不想告诉你什么算抄袭和抄袭的危害,如今是文明社会请那些无知的人好自为之。
在这里别的我不管,无脑护之类的根本无法沟通反而轻松了,但是最最恶心的不是他们。
而是说什么【我是两边粉,不要闹大吧】【读然太太也不想闹大的】【这样搞僵了,两边粉很难受的,对圈子也不好】
我纠正一点。
要不要闹大是,当,事,人,决,定,的,你们有什么资格替她决定啊?
这年头的道德绑架还有这一套,见识了。
好了,说到读然。比起卡酥那边的【卡酥现在已经很崩溃了】【是不是我跳楼你们才能消停啊。】,读然不想提起此事,所以她没有受到伤害???
这件事放在别人身上绝对是板上钉钉的抄袭,再加上犯人是有无数前科的,根本没有余地,那么为什么这一次怎么费力,甚至事情闹这么大呢。
因为犯人的粉多啊。就是这么简单。
卡酥的画技我不想多说,毕竟她的那套图层属性加高斯模糊和滤镜的画风现在还是很吃香的,所以你们非要喜欢我也不介意。
那种喜欢的人突然变成人人喊打的犯人的感觉我能理解,因为经历过,痛感基本等于信仰崩塌。
确实,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有些人可能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本质,你可能也不愿意知道,不愿意相信她的本质。
如果你这个时候选择了维护卡酥,对于客观性的东西一概不听不看,其实是相对而言要轻松很多的。
不过可惜你还是相对的弄丢了很多东西。
你们卡酥很崩溃,所有被卡酥伤害过的人都崩溃过,不要以为什么都不说,就是什么都没有。
别人的东西她就可以随便拿走,还不止十次地犯案,就因为她粉多,就因为她所谓的【画画好看】。
我杀了你妈,而且我是个杀人惯犯,但我很可怜,而且我很有才能还没能造福社会 ,所以不要判我刑,你答应吗。
是不是很过激啊?你们干的事某种意义上并不比这个好哦。
当然卡酥画画没有好到那种地步,em我考虑了在你们的视角。
再说一遍吧,对于纠结要不要脱粉中的所谓【双方粉】和【卡酥粉】,一句话就能很好概括。
如果不痛的话,就不叫铲除毒瘤了。
还有,没有人想天天翻她的旧账,如果她好好负起责任的话。
直播我看了,据说钱会退,那我就等着,希望不要,再,次,不,了,了,之,了。
反正抄袭一概不承认也是意料之中。那么我的观点也就这样了。借用一句话。
喜欢卡酥,就不要喜欢读然。
这不是气话,我是说认真的。
既然你选择了维护凶手不给她判刑,就不要再到受害人身边转悠,还宣扬什么【息事宁人】【不要把事情搞大】
要是卡酥好好承认道歉的话绝对没人愿意理这档子破事。
你们对凶手是仁慈了。
可是不觉得太残忍了吗,对其它所有人而言。
包括对你自己。


























































这漫长的时光啊……日子总是过得太快,开宝原作真的很好

彩时雨Arain:

从第一季开播到现在追了七年的我……啊……


世纪迟不迎:



是的是的开宝原作特别好我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我我我我我我我要赞美官爸爸还要赞美陆叔😭😭😭




【突然风暴哭泣




六重三千杀人未遂:







谢谢大家佛我然后我许愿大家有空都可以看看开宝的原作!!!!!!!!








看原作!!!!!!








原作!!!!!








原!!!








作!!!!!!!!!!!!!!!








原作二头身的他们是同人所无可比拟的可爱的…………








然后我究极疯狂暴力强势宇宙无敌螺旋激情巨几把真诚的推荐————








————开心宝贝大电影1。
















看完不粉kb我粮到你粉(不要啊





哦【棒读】

被老福特伤透了心,这三篇转载作者都是幽冰,她通知说【幽冰君】这个号周天清零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伽小友谊向)

同上上。

幽冰君:

  “小心!快出来!”
  头戴粉色头盔的墨绿发女孩正在宅家里仔细搜寻小心的藏身地,粉红色的泡泡们旋绕跟随着它们的主人,等女孩找到那个行为像只孤僻的黑猫的少年后它们就会一拥而上,将他牢牢拘束住。
  而在室外,其余的三个超人也在寻找着小心。花心手拿着星星球最新研发出来的魔方,说着小心你乖乖出来我就给你玩。开心利用起自己会飞的能力从高处俯视,搭配着粗心提供的探测仪,他们有浓郁的自信能快速把小心找出来。
  在众人遗忘了的地方——宅家屋顶上的大灯泡旁,小心躲在一个规避了开心视线的地方,像猫一样抱着魔方蜷缩起身体。由伽罗变成的魔方散发出荧蓝色的光辉,帮助小心躲避开探测仪发出的电波。与此同时,小心也探出头警惕地注视着他同伴们的举动,暗红色的眸中流淌着复杂的情绪。
  “小心,你生气了?”
  魔方发出了声音,带着冰蓝发男人惯有的温和语调。小心安静地摇了摇头,收回视线盯着从云端洒落到屋顶的阳光沉思不语。
  他正待在没有阳光的阴暗处,本来这应该是一个宁静的午后,如果没有宅博士突然提出的建议干扰,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坐在屋顶,沐浴着阳光,享受一下舒适的午睡时光。
  这几日也许是因为天气好的缘故,怪兽格外的不安宁,小心本就因为处理这些事情弄得无比疲倦,再加上先前躲避同伴们的搜寻,身体里泛出的困乏感愈加的浓烈。
  “小心,你睡吧,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伽罗的声音复又响了起来,似乎带上了一种能催眠人的魔力,小心不停打颤的眼皮终于支撑不住,开始渐渐合上。
  “恩。”
  微不可闻的声音从小心喉咙里冒出,代表着一种默许。然后,黑发的少年放下心来,抱着伽罗变成的魔方,进入了纯白的梦境……
  &&&
  咔嚓。
  咔嚓。
  伴随着一个无法驱散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脸颊上温柔地滑下,像晶莹的泪水。但对于代表坚毅品质的小心来讲,他更相信掉下的是自己黑色的发丝。
  被骗了……
  小心能感觉到自己被捆绑在一张长椅上,而就他察觉到的锁链的强度而言,花心为了制住他大概使用上了他的磁力链。
  他将自己的意识快速从梦境中抽离,然后强迫自己睁开了眼。当他的视野渐渐清晰之后,见到了他的同伴们不怀好意的笑容时,他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乖,小心。很快就好了,一点也不疼,你不要慌。”
  被他视为父亲的男人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与之同时响起的还有停不下来的咔嚓声。
  还是没能逃得掉啊。小心叹了一口气,也就不再懊恼,而是淡定地用目光扫视过坐在沙发上捧着果汁幸灾乐祸看着他的红发少年,抱着他带有风翼的头盔笑意盈盈的墨绿发少女,一边照着镜子一边牢牢握住磁力链末端的黄发少年,还有睁大了眼有些茫然的棕发少年,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心虚地侧过脸的冰蓝发少年身上。
伽罗。
  小心在心里默念少年的名字。
  这便是你的处理办法?
  他用眼神控诉着伽罗。
  接收到小心无言的控诉目光的伽罗双手合十,尴尬地笑道,“小心,你就别躲了,博士马上会给你剪好头发的。”
  对,事实上,宅家全员出动抓捕小心就是为了抓他回来剪头。
  最近小心的头发越加的长了,连头盔都盖不住了,而夏天又要到了,关心家人的宅博士想起小心有些怕热,就准备给他剪一个头。但是,小心那酷似猫的个性决定了他不爱和人接触,除去能变成无机物魔方的伽罗,别人一碰他他就抑制不住想要躲开的欲望,于是他就跑到了屋顶躲起来。
  可惜很遗憾,他和伽罗之间出了一个叛徒,没错,就是关心自己搭档身体健康的某位上将先生。
  “小心你不用担心,博士手艺挺好的,你看镜子。”伽罗夺过花心手里的镜子,放到小心的面前,从中映出了头发及肩的黑发少年有些无措的神情,“等新发型出来,绝对可以帅过花心,然后占据粉丝值最高,全星星球制霸的地位。”
  “喂,伽罗你是对本主角有什么不满之处吗?”
  “其实长发的小心也挺帅的,不比花心差啊哈哈。”
  “好啦,等博士剪完,我们来为小心开个庆祝宴会吧,我来做饭。”
  当墨绿发少女笑着用甜美的语调说出以上的话后,除小心外所有人都统一了阵营。“呃……其实这没有什么好庆祝的。”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身后博士捻起小心柔顺的发丝用锋利的剪刀仔细地剪着,而身前的家伙们吵吵嚷嚷的,小心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也不坏。
  我不怪你。
  小心知晓自己搭档性格里的敏感,也许他会因为这算得上是背叛的举动而耿耿于怀,于是他用眼神传递给伽罗这样一个意思。而接收到这一视线的伽罗明显一愣,继而脸上露出了可以算得上是释怀的微笑。
  和平的下午、温暖的阳光、剪刀的咔嚓声、家人们的吵闹,还有信赖的搭档的微笑,这是留存在小心的记忆库里,在星星球为宇宙战神伽罗的牺牲而响起来的无机质葬歌前,一段既平淡又温馨的旧时光。
  可惜,已经是回不去了。
【END】
答应给读者小天使墨寻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