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

大地待我以甘谷,天空慰我以风雨。
我从苦难中走来。
心如灰,血已冷,远观离合聚散千百事。

《摸头》(伽小友情向)

同上。

幽冰君:

  在深蓝色意识海的深处,荧蓝发色的少年悬浮在其中任身体起起伏伏。


  他紧闭着眼,同是荧蓝色的两条纹路沿着他的脸颊,经过他的锁骨,最后隐没到他的衣领深处,它们的光辉明明灭灭,似乎暗示了它们的主人伽罗并不算好的状态。


  【爸爸,我今天碰到一个英雄,好酷啊。】


  有一个气泡破碎在伽罗耳旁,带动的波浪轻轻拂过少年的发丝。


  有幼童的声音突然在空中响起,里面有的只是最纯粹的憧憬。


  伽罗的手指动了动。


  【我以后一定要做一个英雄。】


  又一个气泡破碎了,里面传出的声音在重复过幼童的话语后,渐渐消散。


  也许这句话里含着一种特别的魔力,在过了一瞬,也或许是一分钟甚至是一刻钟后,伽罗挣扎着醒了过来。


  他睁开了他天蓝色的眼。




  这是哪?


  在伽罗醒过来的那一瞬间,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对伽罗来讲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在漫长街道的分叉口,一个通往漆黑小巷的拐弯处,身着黑衣的冷淡少年贴着墙壁往里面投来窥探的视线。他已是在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过渡阶段,但浑身上下那股疏离的气息随着长大而没有消散反而愈加浓烈。


  是小心啊。


  伽罗看少年的第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搭档,他走上前去想要搭话,可当他的手放在小心的肩膀上时,竟是摸了一个空。


  是幻象?


  阿德里星的上将难有愕然的时候,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仍在关注小巷里事态发展的小心,最后将手放在小心的头顶然后和他作对比。


  这家伙长高了?伽罗蹙眉,记忆里最后分别时小心明明没有这么高,若是基于他记忆的幻象,那小心自动长高是不是说明上苍都被他想要长高的执念给感动了?


  不,还有可能是我的深层意识太可怜长不高的他了,所以制造幻境时给他自动增高了。


  伽罗右手成拳轻敲左手掌心,头上具现化出了明亮的灯泡——没错这才是事情真相,我真是太聪明了。




  在伽罗自认为自己找到真相的时候,小心也有了新的动作,他神色一凝正要往小巷子里冲去,但没想到有一个荧蓝发的小男孩抱住了他的大腿。


  “黑衣服,黑面罩,躲在一边观察,你是在暗中执行任务的英雄吧,”


  小男孩一边用崇拜的语气对着小心说道,一边神态亲昵地蹭着小心。


  “我最崇拜英雄了!”




  没想到还有小孩会不怕小心的气场,仗着小心看不见他,伽罗倚在墙边怡然自得地欣赏搭档姿势僵硬,面上露出无措的表情。


  对了,这个小孩我怎么有点眼熟?


  伽罗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注视着小心和小男孩的互动,尤其关注起了小男孩的发色。


  好像真的有点熟悉……


  伽罗嘴角抽了抽。


  不,我想起来了,这已经不算是熟悉了,这就是小时候的我啊!


  伽罗从记忆箱子布满灰尘的角落翻出了幼年和父亲一起出星星球执行任务的记忆,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幼年的他遇到了一个暗中守护星星球,打败坏蛋的大英雄,他还因此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


  所以那个英雄是小心吗?


  伽罗捂住脸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小心……


  伽罗放下手来,注视着黑发的少年神情复杂。他站在小心的身边,可小心却看不到他,也许这个小心只是基于他幼年的记忆制造出的幻象,但是伽罗还是安静地站在他身边,以他还未离去时他们在一起行动时的站位,跟随着他一步步朝远方走去。


  小时候的伽罗爬上了小心的背,抱着小心的肩膀开心地笑着。


  靠!伽罗飞快地捂住小心的眼,黑历史不准看!


  可惜幻象里的小心不会受他的影响,小心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拎住小伽罗的围巾将他放了下来,然后俯下身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


  小伽罗露出了一个更灿烂的笑容。


  靠!伽罗整个人仿佛被劈了九天神雷,濒临崩溃。以前还有这一茬吗?


  他被他的好兄弟给摸头了。


  他被他一直嘲笑身高的好兄弟给摸头了,还是弯下腰摸!


  黑历史!绝对的黑历史!




  除开被小心看尽幼年的自己的黑历史这一茬,伽罗还是挺开心的,本来他以为自己挂掉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小心,再看到星星球。


  黑发的少年长高了,也瘦了。比起以前他更沉默了,身上寂寥的气息不增反减。


  但是,伽罗看到了他眼里对未来的期望。


  伽罗想,真好,他开始远离因为他的离去所带来的阴影了。




  这里是他的过去。


  这里有小心的未来。




  伽罗安静地跟着小心,一如他离开前那样,陪着他打倒大大怪,送走小伽罗。


  最后,他小声说一句。


  “没想到我们这么早就见面了,嘛,虽然被你看到那么多黑历史,但感觉还不错,再见了,搭档。”


  声音很轻,出口便消散在空气中。


  幻象里的小心什么也没有听到。




  幻象开始破碎。


  仿佛是陷入深海突然被人给抓住手臂拉上来,伽罗在睁开眼睛时,最初尝到的不是重返人间的喜悦而是大脑的眩晕感。


  “找到你了,我们回去吧,”


  荒芜的星球,赤色的戈壁上,伤痕累累的黑发少年往衣服上擦了一把手上的血,然后朝他伸出了手。


  伽罗无视了痛感,干脆利落地扯掉了给他输送营养液的管子,身手敏捷地从破碎的培养皿中跳了出来,跳到了小心的身边。


  “好久不见了,小心。”


  伽罗仗着身高优势按住小心的头,接着快速地揉乱了他的发型。


  “我还是比你高呢。”


  他愉快地笑着说。


【END】



评论

热度(3)

  1. pia幽冰君 转载了此文字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