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a

大地待我以甘谷,天空慰我以风雨。
我从苦难中走来。
心如灰,血已冷,远观离合聚散千百事。

君来我未至,我至君已走

送给 @Женя ,希望太太喜欢。

别名《规往》1-64章读后感。 内含大量剧透,介意慎点。

在点开文章之前,我与小伙伴们首先惊呆了,而后便是退却。三个小伙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地绕了过去。
几天后,到底还是按捺不住,我悄悄地点开它,细细阅读。

第一章登场的是甜心,大大咧咧的性子,叛逆的一面,与宅博士、开心与小心那熟悉的相处模式,使我一度以为这是一篇小甜。
这里偷偷地插一句,宅博士拿糖“诱拐”甜心和小心聊天的那一小段,我一开始没有搞清甜心是谁,前后读了三遍才懂,可能长了一个假脑子(这件事在文章中间又换了个角度说了一遍)。
在这里,作者将星星球、阿德里星球、灰心星球、刀疤星设定为几个交壤的国度,又在开头描写了阿德里的穷兵黩武。一幅波澜壮阔的卷轴在我面前渐渐展开。
第一个小高潮在小心说出伽罗存在的时候。作为一个爱伽的人,内心有一个小人在怒吼着:“啊啊啊伽罗出来啦!出来啦!!”【这人有病】一个死去的敌对国度的上将,忘却了许多前尘往事,太太在这里咔嚓一声埋下了第一个伏笔。
伽罗与小心的相遇清淡至极,一个看得见灵魂的孤独少年,一个温顺的、固执地等待的毛茸茸,一人一鬼就这样度过了许多年。
也算不上许多年,当小心有能力带他去寻找那段缺失记忆的时候,他们开始了旅行。
第二个小高潮在伽罗想起阿卡斯的时候。伽罗向小心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他与阿卡斯的早年故事。当伽罗讲起那位为了自己在大冬天去猎鹿的故友时,小心的反应我们是看不到了,太太借甜心之口,点出了小心隐藏在平静表面之下的羡慕乃至嫉恨。我想,小心也一定是羡慕并嫉妒着的,至于是羡慕他可以陪伴照顾伽罗,还是羡慕伽罗有如此讲义气的好友,亦或者二者兼有,我们不得而知。
三处伏笔在这里埋下。一是阿卡斯救过的星族女王,二是那年秋天他们看着溯游产卵的马大哈鱼,说下的那段话,三是伽罗幼时的经历。我本来在奇怪,太太似乎将伽罗的身份设计成了一个平民,还是一个身体素质比较孱弱的药罐头,又提到了阿德里等级分明的制度,那么伽罗该如何做,才能成为上将呢?不要急,这是太太相当高明的一笔。
与混在北疆异族人中快乐的两个少年相比,凯撒的出场就显得不那么友好了。这是一段穿插的描写,那时伽罗回到了去南疆讨伐的军队中,与本是贵族的凯撒相识。
凯撒出场自带BGM【你】。一个野心勃勃的贵族少年,带着几分对于神秘民族的好奇,渡过那片沼泽,见到了星族女王与她的大祭司,给女王还未出世的孩子起名花心。他怀着某种恐惧回到军队中,推动这个故事向着深渊滑去。
第三个小高潮则是伽罗的消失,他认定自己是等不到那个人了,消失在小心面前。虽然此处没有过多描写,想来和原作中伽罗的牺牲一样,会让小心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消沉中。但没过多久,小心在星族的遗址上带回了花心。
花心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伽罗消失之前想起杀了自己的人正是花心,使得花心看起来更是恶贯满盈。能看到这里的人大约已经都被这样扑朔迷离的剧情吸引住了吧。看到被带回的下一任星族王花心只是一个任性妄为的小孩子,想来大家都是很解气的(你)。
从这之后高潮迭起,伏笔随处可见,无论是甜心他们对于花心的探究解读,还是继续进行的关于过去的几人的故事,都在慢慢地还原着这一段历史的真实面貌。

然后它坑了。

没错它坑了。

你感受到我的怨愤了吗?

好了不闹了_(:_」∠)_聊聊在下对于文章中这些人物的感想吧。
首先是回忆中的人物,伽罗。由他和小心引起了这个故事,我个人猜测,也会由他来结束这个故事。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这句被用滥的诗,我还是很想送给伽罗。他尽管强大,内心始终柔软,还有几分绝不妥协的固执。他是我心中永远的骑士(你似乎暴露了什么)。太太虚设了他的过往与成长经历,难得的是很好的还原了他的性格。
伽罗被阿卡斯所救,与他成了莫逆之交,尔后分离开,回到了军队,再到后面突然诬陷他于不义,使阿卡斯身陷囹圄,又助他逃脱出来。故事到这里,已经与原著对接上了。
后面的文我没有看到【委屈】,但想来故事线大约应该是这样。太太在后半段提过一句伽罗对阿卡斯说过的话,他说——
【阿卡斯,如果我们都陷入绝境,我一定助你先跑。】
……还说什么,站定这对cp啊!!

然后是阿卡斯,他是一个单纯的、有些冲动的人,也是一个十分纯粹的人。当然,甚至可以称得上傻——你说,他要是不傻,怎么就看不清伽罗对他的真心呢?
这人性格太简单了我申请跳过。

接下来是另一个主角,花心。他很可恶,就算通读了文章我也觉得他很可恶,就算我能理解他全部的所作所为我还是觉得他可恶极了。【会不会被打,好怕怕】
他的扭曲是由天性与后天经历共同塑造。
人性本善,人性本恶。他是天生的恶人。一个反社会人格将他的面貌刻画得栩栩如生。也可能是因为我读过相关的专业书籍?从小,女王对另一个孩子粗心的喜爱,对他的不喜,更促成了他阴暗的心理。
我想,女王是有情可原的。在花心出生之前,必然发生过什么。而且作为一个天性善良的女人,她对花心的阴暗心理一定也有所察觉,不喜他也是必然。
使我惊异的是,太太将花心也设定成了一个可以看到灵魂的人。惊讶过后则是赞叹。如此设定,花心的形象更加鲜明了。
他的天性决定了他必将成为一个残暴的君主。凯撒教他权力与阴谋,大祭司教他宽容与坚定——可惜他没有感受到,当他长大一些,他凭借自己的小聪明让阿卡斯教他刀法。
他是恶的,这是肯定的。他不喜欢弟弟粗心夺去女王的喜爱,将粗心推下水。他厌恶不喜他的女王,最后毒死了她。他挑起战争,让阿德里灭亡,杀死伽罗,最后也被反抗的人民杀死。
可他也是孤独与悲伤的。他贪恋大祭司(那个男人)的温暖,为粗心夺去自己和他接触的机会黯然神伤。他学会了凯撒交给他的、阿德里上层社会的尔虞我诈,也用这些知识毁灭了那个吸血的阶级。甚至杀死伽罗,也可能有他体会到阿卡斯心情的原因。最后的他众叛亲离,不知那时他还会不会想起儿时跟在身后的弟弟。
这是一个被作者喜爱的人物,可惜我仍旧厌恶他,十分感谢作者后来不站花小cp了。我认为,不应该因为一个人受过的苦难,而去宽恕他对别人犯下的恶行。

我们讲到哪儿啦?接下来想讲讲女王与大祭司。女王是一个聪颖的女王,在文中自行体会。但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也算不上一个完美的女王,她有太多的破绽,尽管她很努力了。
她的感情比较单纯,不再多说。
大祭司是阿德里失败的王储,他逃难到星族,成为星族的大祭司,给他们带来仁慈、宽恕、安定与美德,也埋下了未来灾殃的祸根。假如凯撒没有看到他,没有想起他的身份,想来他还能多一段悠闲的日子。
文中对他的描写是最后和粗心一起失踪。至于为何这样,我猜测,他是粗心的父亲,甚至可能还是花心的父亲。
为何我认为他和女王是一对?因为文中没有其他适龄人物了啊~
那么想象一下,花心成功毒死了自己的母亲,却发现大祭司和母亲是那种关系,他会不会疯狂?抑或是早已猜到结果?

接下来是凯撒。平心而论,感觉太太的凯撒虽然好,与原作相比还是缺了些什么。也许在后文还有描写,可惜我没看到【怨念脸】。
前文只着重描写了他的出众与成府。凯撒的形象还未完全浮出水面。

最后想说的是粗心。咦他不是后来成了一个傻子吗?我想不是的。让他有主角的名字,不是为了让他只做一个摆设的。
最后失踪的粗心是那个建立了星国新型政治制度的人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他真的是一个傻子。那么他也一定在星族王室那段被掩埋的历史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他不可能只作为一个炮灰,只为了衬托花心的残忍而存在,我如此坚信着。

说完了旧人,想聊聊现在的人们。宅博士还是一个慈父与科学家,桃子还是投入了宅的怀抱,不同的是开心与甜心不再是宅的孩子。甜心有一个大佬父亲,她与有些专断的父亲矛盾尖锐,反而与宅博士一家更加亲近。她是一个聪颖的女孩,她的历史专业更是为还原这个故事提供了许多便利。在这场探寻中,她是一个配角,串联着故事的发展。
小心也是一个很单纯的孩子,他的独特之处让他注定不会有太多朋友,所以他很重视伽罗,还有后来的花心。他同样串起了这个故事。
【私心不想要这么好的小心和那么坏的花心在一起啊,那样的花心能给小心幸福和安稳吗?】
至于甜心那个酗酒的父亲,我甚至怀疑他也在这个故事的一环,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不再多说。

君来我未至,我至君已走。何其痛苦,何其遗憾。对《规往》实在喜爱,只好鼓足勇气,拿起钓竿钓太太——
太太,上钩可好?

评论(11)

热度(10)

  1. Женяpia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偶然上网才看到这篇读后感,算是最近很压抑的生活的一点惊喜吧,作者有心了。 规往没有坑,只是因为诸...